X 我知道了TIPS:左右滑动导航栏可以查看更多栏目

2022
06-06
2022
06-06
2022
06-05

甜白葡萄酒

红酒网(wine.com.cn)葡萄酒招商门户

德国的有机农耕者只字不提打理葡萄园的种种辛苦,只强调“自然是真正的酿酒师”。   最近读到的一本印象深刻的书,是由生活在150年前的牧羊人所写的日记,名为《夏日山间之歌》。作者约翰·缪尔,一生致力于自然保育,其后成为了美国“国家公园之父”。此书写于1869年,作者时年31岁,在定居旧金山一年后,不甘心放弃牧羊人的生活,于是在那一年的6月至9月带着两千多只羊走进了静谧壮美的内华达山区。   牧羊人的生活,其实就如苦行僧一般贫乏、缺少物质补给,但同时也蕴含着令人悠然神往的神秘吸引力。在这本书里,约翰·缪尔如实记录了自己每一日的行走与所见所闻,地貌、天气的变化与他的思考融为一体;他笔下常见各种细致入微的自然观察,植被、花卉、昆虫、禽鸟、石块、溪流乃至空气,都仿佛是有独立的意志。身为读者,在翻阅书页的过程中,也仿佛受到邀请了一般,一道踏上了高低起伏,只有大地、天空、云朵以及羊只为伴的旅途。   当我的视线在《夏日山间之歌》满布珠玉的字里行间慢慢移动时,脑海中不期然冒出了前阵子与来自德国的有机农耕者Weingut Clemens Busch的会面。Busch的真实身份是酒农兼酿酒师,他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实践有机农耕,自1986 年起和妻子共同创建了位于莫塞尔的酒庄Clemens Busch,并一路坚持摒弃杀虫剂、除草剂、化肥与基因改造作物,通过使用自然肥料、粘土矿物和植物性添加剂来酿造真正自然的葡萄酒。Busch并不认为自己是酿酒师,“自然是真正的酿酒师,而我的工作在于静静地陪伴着葡萄生长”,这是他随口说的一句话,但是我能够想象一个真正热爱自然的酒农,在田间、在酒窖里的付出,一定远远不止“陪伴”那么的简单。   Busch称自己之所以走上有机农耕的道路,主要是受已故奥地利哲学家和神秘学家鲁道夫·史代纳(Rudolf Steiner)的影响。后者提出的有机农法概念和人智学理论,亦令这位酒农在2005年最终选择了生物动力学(Biodynamie)这样一种在旁人眼中称不上是科学方法论的酿酒方式作为一生努力的方向。姑且不论生物动力学本身对葡萄种植及酿造过程中提出的要求有多么严苛,在莫塞尔这个最古老的葡萄酒产区,险峻的自然环境首先是横亘在所有酿酒人面前的一道难关。莫塞尔河以蜿蜒曲折著称,河岸边陡峭的悬崖数不胜数,而那些适宜种植雷司令的葡萄园几乎都处于戏剧化的地理环境中,不是位于陡峭的板岩斜坡上,就是在狭窄难行的山顶。而Clemens Busch的葡萄园,从地图上看,正是位于莫塞尔河中段呈舌状的急转弯处,河道由各色板岩组成,海拔两百公尺,锐利而壮观。这样的峭壁,固然是雷司令生长的绝佳环境,但是要在坡度如此夸张的葡萄园里工作,也就意味着每一天都要在可能致命的岩壁上躬身匍匐、接受由自身重力所带来的危险挑战。   我猜想Busch每一天的劳作,也都是一场战争。不过,这个心思单纯的酒农只字不提打理葡萄园的种种辛苦。言语间,他所透露的只有参与、见证葡萄树生命周期循环的喜悦之情。因为世代为农的关系,Busch已经十分习惯莫塞尔的坡度,当地严重的劳工短缺问题,对他而言似乎也不构成任何影响。毕竟种植面积共有11公顷,他自己亦满足于小而精的生产规模与可控的管理模式。   我尝了Busch带来的2008、2009年份几款不同风格的雷司令,其中包括清澈、富有矿物感的干型葡萄酒,甘醇的迟摘型,以及精致优雅的逐粒精选级甜酒。几款酒的个性差异极大,所体现的风土特征也相当悬殊,它们无一例外都曾受到人的细心呵护、关注与爱,但同时它们亦是大自然温暖心跳的一部分,与我们这些有躯体的魂魄一样,承恩于相同的天父天母。

2022
06-05
2022
06-05
2022
06-04

琼瑶浆的荔枝味儿

红酒网(wine.com.cn)葡萄酒招商门户

  半甜白葡萄酒:含糖量在12~50 g/L,具有甘甜、爽顺、舒愉的果香和酒香。

2022
06-04

半甜白葡萄酒

红酒网(wine.com.cn)葡萄酒招商门户

  不论红、白葡萄酒,均含有氨基酸、维生素(以B族维生素,维生素C为多),醇类、有机酸等多种营养物质,适当地饮用,可促进胃肠的吸收,增进食欲,帮助消化,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但一般来讲孕妇应该禁酒,因为酒精对胎儿有影响。如果是有饮酒史的孕妇就可遵医适饮;如果之前是不喝酒的那就不要饮。   孕妇饮酒不好,即使饮量饮用,也会延缓胎儿的发育,减轻胎儿出生时的体重,甚至会使胎儿异常,自然流产率增高。一位瑞典眼科医生经过大量观察和长期研究指出,孕妇饮酒不仅有损胎儿视力,而且还会出现”胎儿酒精综合症”,使胎儿发育迟缓、面容丑陋、智力低下。   孕妇饮酒后,容易造成胎儿面容畸形,例如眼皮不正常,鼻子扁平,内恻眼角皮外翻,脸蛋扁平且窄小,鼻沟模糊,上嘴唇藓且紧,下巴短等先天性畸形。这种受酒精毒害造成面部发育不健全的儿童,约占饮酒母亲所生子女的三分之一。   孕妇饮酒后,容易造成子女智商低,反应迟钝,甚至成为白痴。而且孕妇有饮酒嗜好的,其婴儿死亡率高,最严重的死亡率为5.05%。   在孕妇饮酒导致婴儿患心脏病的,约占心脏病儿童的30%。在西方,由于孕妇疯狂喝酒,致使婴儿生下来就夭折者,已屡见不鲜。   孕妇饮酒的危害,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为了保障儿童的发育,健康成长,请孕妇不要饮酒。   综上所述,怀孕网的孕期饮食频道建议:孕妇在怀孕期间建议不要喝酒,如果有饮酒史的孕妇朋友,尽量忍,实在忍不住了可以喝一点,但每天喝红酒不要超过50mm,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2022
06-04
2022
06-02

干白葡萄酒

红酒网(wine.com.cn)葡萄酒招商门户

  在007的传奇故事中,还有一部鲜为人知的《永不说不》(1983年上映),詹姆斯·邦德的扮演者依然是肖恩·康纳利,但由于不是米高梅公司出品,所以被称为“007外传”。却说在这部影片中,邦德来到拿骚海滩的一个露天酒吧,要了一杯马丁尼鸡尾酒,他正站在那儿悠然自得地享受着美酒,美艳的法蒂玛踩着冲浪板呼啸而过,冲起的水花溅了他一身,邦德刚扭头,身着红色比基尼的法蒂玛已经顺着坡道冲上海岸,由于速度失去控制,踉踉跄跄地一头扑到邦德怀里,抱歉地说:“我太鲁莽了,把你的全身都弄湿了。”邦德喝了一口马丁尼,微微一笑,貌似宽容地说:“是的,可我的马丁尼还是干的。我的名字叫詹姆斯……”   在茫茫酒海,“干”的反义词不是“湿”,而是“甜”。比如邦德那杯马丁尼鸡尾酒,就是干马丁尼,当然相应的还有甜马丁尼和中性马丁尼,这主要取决于调酒时所选的味美思酒(加香葡萄酒)的类型(“干”或“甜”)及其比例。   我们经常还会注意到“干红”或“干白”之类的名词。葡萄酒干不干,是根据每升酒中的残留糖分含量划分的,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的定义是:低于或等于4克为“干”,不高于12克为“半干”,不高于45克为“半甜”,高于45克为“甜”。事实上,由于大多数红葡萄酒的残留糖分都低于4克,精致一些的大都低于1克,而甜型红葡萄酒稀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干红”之称并无实质意义,就像把电话叫做“有线电话”一样多余,不如直接就叫“红酒”,或者再冠以产区名称,更精确一些。   白葡萄酒的残留糖分跨度较大,比如英国著名酒评家杰西丝·罗宾逊最近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她参加的一场雷司令白葡萄酒品鉴会上,26款雷司令的每升残留糖分含量从0.92克到207.5克不等。而匈牙利的托卡伊Essencia贵腐酒甚至创造过900克的世界纪录。因此,白葡萄酒就有必要分出“干白”和“甜白”。需要强调的是,白葡萄酒的残留糖分高低所决定的只是类型,并不能孤立地作为判断酒质高低的指标。或许可以作为判断社会等级与生活品位的指标?美国文化批评家保罗·福塞尔曾在《格调:社会等级与生活品味》中写道:“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把社会上层和底层划分得清清楚楚,那就是饮料的甜度:较干还是较甜。”他还举例说:“酒会提供的白葡萄酒越甜,说明主人的社会地位越低。”   当然,我相信很多人对此不敢苟同。而且,由于种族和饮食习惯的不同,人与人之间的味觉存在差异。波尔多大学酿酒系教授埃米尔·佩诺曾经做过一次实验调查,把品尝者分为德国人和法国人两个小组,同样是每升残留糖分4克的葡萄酒,100%的德国品尝者印象为“干”,而法国品尝者印象为“干”的只有56%。   在茫茫酒海,“干”的反义词不是“湿”,而是“甜”。……这主要取决于调酒时所选的味美思酒(加香葡萄酒)的类型(“干”或“甜”)及其比例。

2022
06-02